微信语音转播

3月23日晚8点,一向以“梁博士”、“梁董事长”身份出现的携程集团创始人之一、董事局主席梁建章,在三亚亚特兰蒂斯的套房里羞涩地坐着,现场销售商品,接受网友“心”、“豪车”等礼物。

两天后,梁建章穿着贵州的民族服装,现场直播货物。这一次,他显然更熟练了。4月2日,梁建章甚至在湖州直播中扮演角色扮演者,穿着古装,留着长发,卧虎藏龙的形象令人耳目一新。

据携程官方信息显示,梁建章在三亚直播一小时内卖出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,在湖州直播一小时内达到创纪录的2691万元Gmv。

携程并不孤单。除了在2016年左右开始直播的葵花猪外,携程、黄蜂巢、大田等短视频小贴士如慢跑、快手等也在近期与直播相结合。酒店、景区等线下场景的消费行为无法进行,商家只能转向线上寻找品牌推广和预售的机会,而直播作为一种实时性和互动性很强的传播方式受到青睐。

每个平台的数据反映了直播的普及程度。截至3月5日,飞竹的直播节目数量比2月份翻了一番多,单场最多观众达到750万人次;2月份应用程序进入直播频道后,马蜂已在全网进行了1000多场直播;3月18日,程义龙在微信applet上进行“318会员日”直播,全天19场直播观众总数超过350万人次

漫游国际三年前开始在淘宝网上直播。漫游国际CEO胡向东从今年的现场嘉年华中看到了许多变化。除了在内容上更加多样化的服务细节,而不是僵化的产品介绍和促销,植草和载货能力也在提高。

以漫游国际为例。去年,如果现场观众达到10万人,80-100人就会关注这项业务,成为粉丝。今年,同样数量的观众可以带来700-800名粉丝,足足增加了8-10倍。去年,一个直播的销售额从0元波动到4万元。今年收视率最高的直播房销售328间,一般销售100间,销售7-8万间左右。

然而,并不是每个平台在植草和载货方面都有相同的效果。还有一些平台没有实现交易功能,或者没有在平台上搭建直播渠道,而是与第三方渠道合作。在这种情况下,平台直播模式的选择是否也反映了其特点和发展战略?在选择平台时,业务遵循什么逻辑?现场直播对旅游业来说是个好生意吗
飞猪旅游直播(以下简称“飞猪直播”)业务总监徐翔认为,飞猪直播两年前还处于探索阶段。虽然他也尝试过KOL直播晚会等模式,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,但由于当时没有出风口,旅游和直播的结合还很模糊,正是行业的探索让飞猪决定了思路。

在飞猪的思维中,品牌推广、植草和交易是直播不可分割的功能。除了一些能在短时间内引起冲动消费的房券和套餐券外,对于需求不确定的用户,更需要长期营销。

为了让用户记住3个月半以后种的草,飞猪上的商家可以通过不断制作内容、发行权益、红包、优惠券、与粉丝保持沟通,最后转化为交易等方式,反复进行市场推广。因此,企业的可持续经营能力显得尤为重要。

“由于商品差异较大,很难看到准确的换算率数据。例如,目前很难看到海外零散商品的转换,未来2-3个月可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但一些酒店客房券和餐券很快就会出售,”徐翔解释说。

徐翔表示,为了帮助商家,飞珠还将后台数据资产分享给商家,商家可以根据粉丝的年龄、性别、爱好、消费水平等进行精细化操作,另外,粉丝的独家价格,甚至类似于飞珠与万豪合作中通过粉丝和团员的功能,也在考虑对外开放。

胡向东证实了徐翔的理论。”淘宝网的实时数据资产将与企业共享。今年使用后,会员粉丝的增长会更高,二次消费水平也会提高。”

徐翔也知道,包括黄蜂、葵花等在内的很多平台都已经进行了直播。每个平台生产的直播产品都有平台特色的品牌标志。

“没有站台我们看不到直播。并非所有平台都在解决同一个问题。例如,黄蜂巢在目的地营销方面有许多亮点。但相对而言,基于阿里巴巴成熟的电子商务系统、丰富的场景和供应链,活猪更接近商业化和实现,也有一整套保障机制,确保企业资质和消费者权益。”

胡向东对此深有感触。”桃溪的优势在于它的流量大,载货能力强。消费者的头脑是消费和购物。而且,桃溪是一个公正的平台,数据不可能是假的。现在,很难研究某些平台数据的真实性。”

徐翔说:“不管是用户还是提供商,对直播持乐观态度是大家的共识,飞猪是最大的一个。”。

除了飞猪,其他的在线旅行社尝试可以说是一种趋势。胡向东认为,直播的爆发进一步改变了消费者从静态平面广告和策略到直播。如果平台不注意直播,可能会失去一些粉丝。
据徐翔介绍,马蜂具有丰富的现场旅游内容和大量的人才。然而,建立大规模的直播频道可能需要时间。相比之下,飞珠拥有更多的业务和丰富的供应链。不久前,漫游国际开始在黄蜂巢进行直播。胡向东说,马凤窝和桃溪的承载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通城艺龙副总裁、通城文化旅游CEO王凯认为,旅游企业直播模式的选择主要取决于自身的发展战略。”作为首批进入微信小节目生态系统的企业,桐城艺龙选择在小节目上直播,这是小节目生态系统深度培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激活微信生态流,释放社区运营潜力具有重要意义。达伦和商家选择在同一个成艺龙应用上进行直播,这也是对同一个成艺龙平台的技术支持和交通运营的认可。”

对于小节目的直播,胡向东有不同的看法。”小节目的直播主要依靠微信朋友圈的裂变,与微商模式相同,传播有限。除非你打开了一个扩大的流量入口,比如微信推送,否则你仍然需要考虑商品的性质和流量获取的来源。”

Tiktok没有应用程序的直播入口,在三方平台上进行直播,比如抖动和小节目。但事实上,早在2017年,携程应用就曾推出过一个在线旅游频道,然后悄然下线。2018年,携程推出旅游摄影功能。有声音称,携程2019年在旅游拍摄现场直播有内部准备,但尚未启动。

在大理双廊客栈行业协会会长赵一海看来,携程近年来增加了tiktok、Raiders等优质内容。与它的抖动相比,这种介质的性质稍弱一些。用户旅行时需要点酒时,可以开通携程。

3月25日,在梁建章在贵州直播前夕,携程微信应用首页也出现了直播入口。赵一海看过梁建章的直播,对携程做了一些改动。”如果携程应用程序和应用程序打开直播门户网站,内容足够垂直,仍然有可能做得很好。”

葵花滴滴和直播中的抖动仍有争议。葵花提货是提货提货,更适合品牌传播,但带货能力有限。有人认为jitter更适合高端旅游产品,更快的速度更适合在市场上下沉的产品。也有人认为快手擅长搬运物品,但在旅游产品上很难看到成功的案例。

Tiktok、Kwai、淘宝等,从产品层面来说,还是同一平台的艺龙平台,只要有足够吸引人的爆款产品,特别的优惠或亮点,就可以吸引用户观看。用户的习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他们总是会被高质量的内容所吸引。”王凯总结道。

在这些tiktok中,飞猪、同时长龙applet、Kwai和jitter已经实现了种草到交易的闭环。3月25日,梁建章在贵州的直播还宣传了携程“预订未来旅行”的预售活动。然而,业内对于直播的争议依然存在。
“此外,大多数旅游KOL不了解旅游商品和供应链,无法获得有竞争力的价格。旅游从业者不懂直播,所以很难制作出富有同情心的高质量内容。”科科说。

胡向东也声称“如果旅游直播跟商品走,那是一种偏差”,但他的解释不同。漫游国际也做预售,但预售库存受到严格控制,只是为了给粉丝带来好处,增加用户粘性,而不是作为销售渠道。

“如果一家酒店通过直播预售上千套低价房,疫情过后很难恢复原价或提价。短期内可能会挽回几千万,但后期会损失几千万,对企业来说是一个长期的伤害。当然,现在很多酒店都缺乏现金流,这是不能一概而论的。但对于资本实力较强的高星级酒店来说,他们需要在这段时间内打造品牌,而不是借机赚钱。”

微信活码

微信活码

赵一海在直播带上的观望状态,更受自身规模的限制。”寄宿家庭规模小,粉丝数量和转化量可想而知,这是万豪、喜达屋等国际大集团无法比拟的。如果直播做得好,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宣传渠道,但个人对销售的期望并不高。”

胡向东认为,与销量的增长相比,最好关注直播带来的另一个变化。”飞猪、黄蜂窝等平台直播后,资源方可以将消费者引入自己的私有领域进行运营,建立资源方与消费者的直接关系,减少对中间商的依赖,带动直销比重的提高。这种趋势非常明显。今后,如果资源方节省付给代理商的钱,以提高服务质量,这是一种更有竞争力的做法。”(环球旅行社记者李家勇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